随即造成有人现场砸车、打人的恶性事件

2020-01-17 02:41

作为班长的他,会比普通人更忙,也就时常有照顾不到家里的时候。他至今记得2003年搬迁新县城时,自家的房屋还没有修好,全家人住在站里。

正在朱衣真架一条10千伏线路的他,挂断电话就想往家里冲,可犹豫片刻他又缩回了脚步。因为手里架的线,是一个梁平来的外来制砖厂,是个女老板,将自己全部家当放在了企业里,但在架设电缆时,却遇到不少麻烦。

一个多小时的采访,寿洪话都很少,记者每问一句,他都是简单回答,然后就沉默不语。但在和他手下的员工聊天中,记者却能感受到他另一种情怀。

好不容易获得一部分的理解,但在现场施工中,因为工作需要,必须暂时停用事故地点上方的另外一台变压器,再操作停运的这一台。就在电力工人拿东西准备前往时,又有人起哄。

他没有停下手中的活,直到晚上才赶到医院。刚2岁多的小孩发高烧,烧到39.5度,因为高烧不退,睡在一个冰枕上。那一刻,寿洪眼眶滚动着泪花。他很自责,觉得自己不是个好丈夫,更不是个好父亲。

“要从我们这里过线,可以,必须先给钱。”当地居民一次又一次阻挡施工。

第二次赶到现场的检修班人员忍受着误会,“骂不还口”, 只管做事,又耗时1个半小时,才完成新线路的更换。

这是一台老县城搬迁过来的变压器,太陈旧,发生这样的意外,本来是可以理解的。可影响到400多户人的用电,大家不理解,有人对电力工人是破口大骂。

25岁的杜龙是云阳人,是2012年5月进的检修班,在班里算最年轻的同事。

“晚上7点多过去,直到深夜11点才通电。”回忆这些,寿洪感觉内心很痛。“花费上千元,最后我们是一分钱没有收。”

无奈之下,这个女老板甚至下跪跟居民沟通,才得以顺利开工。想到这些,寿洪心里不好受,“谁都有个困难的时候。”

说起自己的班长寿洪,这个年轻人滔滔不绝。“他对我们很照顾。”杜龙说,自己和另外一个同事是外地来的,在当地租住的房屋。“班长以前在部队里是炊事班的,有一手弄菜的绝活,有时候空闲下来,他会叫我们外地人或者年轻同事到家里,自己上厨,弄上几个可口的饭菜给大家解馋。”

“很多时候,我们完全可以不管。”在这个移民县城的很多弃管小区,电力设备不属于国家电网,其维护实际上寿洪和他的队员们完全可以置之不理,但为了百姓用上安稳电,他们又不得不管。

“孩子发高烧,你赶紧回家看一下!”一天,电话那头传来妻子焦急的哭喊。

2009年8月,三台移民新建房就发生居民殴打他手下电力工人的事件,一名现场施工电力员工,被市民直接从梯坎上摔倒到地,造成多处受伤。

马鞍子315千伏安公变,当天晚上线路烧毁,接到报修电话,检修班的人晚上8点多过去,10多分钟后更换完毕,可到6月19日早上9点再次发生停电事故。

接到电话,寿洪急匆匆赶过去,看见满身是伤的员工,那一刻,他感到心碎。

“电力工人不想作业,要跑了,没有通电,不准让他们走。”这一煽动,随即造成有人现场砸车、打人的恶性事件。

在日常工作中,寿洪也让杜龙很感动。这个阳光的小伙子以前也在部队,2008年退伍后,于次年进入重庆电力高等专科学校学习电力运行维护,并于2011年毕业。说起上学到工作最大的变化,他用一句话来形容:“以前是看得见,摸不着。”

新员工刚来对业务不熟悉,寿洪不让他们去危险的作业现场。“他要求年轻人必须有老师带着去做检修,‘一带一’,特别是一些高压现场。”杜龙说,“遇到大的事情,班长一般都会带队前往。”

“凭什么这么对待我们!”寿洪很想冲上去,揪住动手的人问个究竟,但一想,千万别再造成更大的误会,他压制住了内心的怒火。